对话 – 倪夏莲:出走半生,但中国仍在心中

对话 | 倪夏莲:出走半生,但中国仍在心中
今夏东京奥运会期间,已经58岁的卢森堡籍华人乒乓球运动员倪夏莲在中国社交媒体上走红。她的年龄、身份以及爽朗的笑容和乐观的精神,引起网友热烈讨论。  熟悉乒乓球的观众,对于“倪夏莲”这个名字不会感到陌生。虽然如今代表卢森堡参加比赛,但她在中国土生土长,并曾在国乒辉煌的历史中留下了属于自己的一页。资料图:倪夏莲在世乒赛的比赛中。中新社记者刘关关摄  作为上世纪80年代国乒女队的主力队员,倪夏莲早在1983年就登上了世乒赛的最高领奖台。那个时候,“不懂球的胖子”刘国梁才7岁,“六边形战士”马龙还没有出生。  退役后,倪夏莲来到卢森堡继续自己的乒乓球事业。从球员到教练再回到球员,重新拿起球拍的她“一不小心”就多打了很多年。  上月进行的休斯敦世乒赛,倪夏莲继1985年的银牌之后,时隔36年再次登上世乒赛的领奖台,同时也为卢森堡创造了历史。在日前与中新体育的独家对话中,倪夏莲流露出对中国的感激与思念之情,“我们谱写卢森堡的历史,等于是为中国发声,也是在展示华人形象。”  欧洲视角看乒乓  中新体育:您年轻时,国乒已是劲旅。在您看来,这支队伍多年来长盛不衰的原因是什么?您如何评价樊振东、孙颖莎这些国乒新生代球员?  倪夏莲:我从小就打球,是科班出身,从市体校、上海队,再到慢慢进入国家队。我觉得这一体制非常强大,是世界上最优秀的体制之一,也是欧洲乒乓实力无法与中国相比的原因。我觉得正是这种优势,决定了中国有如此多优秀的运动员。  除参加专业训练外,中国运动员从小就拥有远大理想和奋斗目标。像我小时候,就想要成为世界冠军,这是教育的结果。我觉得这也很重要,是前进的动力。如果没有目标,人就比较容易放弃。像孙颖莎、樊振东都非常优秀,我很欣赏他们,也恭喜他们成为世界顶尖的精英,非常高兴看到他们如此优秀。资料图:当地时间11月24日,58岁的卢森堡乒乓球选手倪夏莲在休斯敦世乒赛女子单打比赛中。 中新社记者 刘关关 摄  中新体育:与您年轻时相比,当今世界乒坛格局发生了哪些变化?  倪夏莲:从我自己的体会来说,我觉得乒乓球在欧洲发展较慢,这与体制有关。相对而言,他们对乒乓球不是特别看重,同时经费也有限。  一些欧洲运动员退役后要另起炉灶,或去读书,或找工作。在做运动员期间,他们也不具备国内那种条件,仍会有后顾之忧。他们只是力求在一个年龄阶段尝试打好乒乓球,并没有远大的目标。  比如卢森堡的运动员,大家只是小时候喜欢打乒乓球,但并未想过如何达到世界级水平,结果就是许多人最终不想进入职业。  当今世界乒坛的格局,仍是亚洲垄断。其他地区只是个别有天赋、愿努力的选手结成组合,去拼亚洲运动员。  中国乒乓·世界共享  中新体育:您在今年世乒赛中获得了双打铜牌,创造了卢森堡的历史。现在是否还记得当时的心情?  倪夏莲:永远记得,因为太激动了!难以置信的同时,又觉得非常幸运,毕竟我们的条件有限。  我属于“吃老本”,一方面依靠在国内时打下的技术基础,另一方面是国内的竞争与磨练让我变得更加坚强,永不放弃。而我的搭档从19岁开始打职业乒乓,迄今10年。相比而言,中国球员在18岁甚至更年轻时已经拿到世界冠军了。  我们的付出无法与亚洲选手相提并论。据我所知,他们每天训练七、八个小时,有专业团队支持,因此理应获得胜利。相比而言,我们完全将此视为爱好,我的搭档甚至早就想好度假时间,订好了返程机票。最终我们改签了机票,并取得这枚奖牌。  当然,这是属于我们团队的胜利。我们的教练一人身兼多职,包括教练、陪练、心理师等,工作非常繁忙。尽管每个人都付出了很多,但付出并非一定会有回报,因此我感到很幸运。资料图:世乒赛期间,倪夏莲搭档一起站上了领奖台。中新社记者刘关关摄。  中新体育:您为何在领奖时选择佩戴印有“中国乒乓 世界共享”字样的口罩,又如何理解这句话的含义?  倪夏莲:能和国乒佩戴相同的口罩,我很开心,也感到很荣幸。在领奖台上,我和中国选手一样,我们站在一起,这是我的心愿。  其实我没想到大家能够注意到这一细节。虽已离开了许久,但我对中国充满感情,同时也在尽己所能去维护、展现中国在国际社会中的好形象。  在我看来,“中国乒乓 世界共享”具有深刻含义。中国在竭力推动国际乒乓球事业的发展,而世界也看到了中国的努力,比如之前的“养狼”计划等。不过能跟上中国乒乓脚步的对手仍然不多,“共享”并不容易。  中新体育:包括您在内,不少曾经的国乒选手如今在代表其他国家参赛。您觉得这一群体对于乒乓球运动的发展,起到何种作用?  倪夏莲:这些运动员是推动世界乒乓球进步的一股强大力量。首先,这给海外球员提供了一个不同的平台去展现自己的能力。  与此同时,“海外兵团”也会给外国球员带去竞争,开阔了他们的眼界。我觉得,中国乒乓球人的贡献体现在各个层面。资料图:世乒赛期间的倪夏莲。中新社记者 刘关关摄  属于“倪”的故事  中新体育:您是否想过打到多少岁挂拍?除了乒乓球,您生活中还有什么其他爱好?  倪夏莲:退役的问题,我想顺其自然。我拥有这样的平台,卢森堡队也需要我,在身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,我认为自己还可以做很多事。我们拿到世乒赛铜牌,谱写了卢森堡的历史,其实也等同于为中国发声。  这次卢森堡大公接见了我们,并邀请我们与他一起打球。我在卢森堡度过了许多年,大家像家人一样,但总归倪夏莲还是来自中国。  平日如果有空的话,我喜欢“鼓捣”花。当然,我最喜欢的还是与家人团聚在一起。  中新体育:奔赴世界各地参赛,这很耗费体力,您的家人支持您的选择吗?  倪夏莲:他们给了我很多支持。我的家人都在卢森堡,我的父母、孩子都由姐姐和哥哥照顾。我的丈夫也是我的教练,我前往世界各地比赛、训练都有他的照顾与陪伴,这种感觉很甜蜜也很浪漫。大家都很支持我,所以我的动力很足。  中新体育:冬季项目在欧洲很流行,也包括卢森堡,您是否也有尝试?北京冬奥会即将到来,您对这届盛会有怎样的期待?  倪夏莲:我家附近就有滑雪场,孩子们经常会去,看他们滑我很开心。有机会我也会尝试,不过还是要避免受伤。  我衷心祝愿,也相信北京冬奥会将取得圆满成功,因为我们具备所有成功的要素。在举办大型活动方面,中国是世界上最好的。对此我充满信心,也满怀期待。(记者 邢蕊)

Writ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